此处用户名

欲辩已忘言

微博@此处用户名_
主页目前合集里全是瓶邪
(老年痴呆患者不常看@通知,不好意思了有事请私/评)

2019❤️祝你幸福

刚才 给自己的lofter主页(app端)做了个很厉害的封面

【瓶邪】当你来临 第四十二章 回娘家

卷二结束了!我瘫了。(大约预计共有三卷)

章节名回娘家 是真正意义上的娘家

  (前文) 

卷二 黄昏 第四十二章 回娘家


科考队准备在这崖边速降,我抱着凑热闹的心态看那些人忙活起来,问冯:“你们这样大张旗鼓地下去,不会被康巴落人发现么?”


冯做了个低调的手势,对我道,康巴落对西边警惕心不强。西边正是我们所在的这一处嶙峋峭壁,悬崖作为一道自然屏障,几乎没人敢下去,因此康巴落也就不常留意。


但我觉得纳闷,藤蔓明明是很好的攀爬工具,难道康巴落不会提防某些利用藤蔓的人?刚

【瓶邪】当你来临 第四十一章 耳边的悄悄话

瓶仔迷惑行为 大赏

 (前文) 

卷二 黄昏 第四十一章耳边的悄悄话


这家伙想了一下,点点头,似乎明白了我的要求,语气如常,道:“不穿也行。”


我连忙叠声说不不,“要穿的。虽然都是我的,但有些借给你穿。我的意思是说,咱们要说清楚哪一条是我的、哪条是你的,以后就不能两人混用同一条。”我在身上飞快比划了一下,阐明道:“不然容易引发卫生问题。”


闷油瓶顺着我的动作往下一瞥,顺理成章道:“那么,我之前和你做的事,也会……”


我顿时汗毛竖立,说了更多的不不:“两码事,两码事。”被...

(一些夏天旅行时瞎拍的照片)

幻想中他们两个结婚的场景

我们在峭壁高歌,在雪山诵经,在戈壁对酒,在海上看月。


【瓶邪】当你来临 第四十章 亘古的星空

下次得让吴邪教他夜观天象辨识星座

 (前文) 

卷二 黄昏 第四十章 亘古的星空


我作为摄影师的那一部分开始犯起职业病。


别人为我们拍摄下来的画面,我总觉得不够完美,还需调整。今天光线条件不太好,容易产生过多的噪点。一种前所未有的强迫症心理,让我不得不麻烦别人再拍一回,然后再拍一回。


我恨不得去亲手手持相机,可是唯独自己不能拍自己。其实设置定时快门未尝不可,但那不能掌控精准的角度。而且我现在最关心的是将闷油瓶的影像留下来,特别该死,我这个人能拍下万物,唯独对闷油瓶无计可施,这种时候我不得...

【瓶邪】当你来临 第三十九章 被拍下的惊喜

首张结婚照拍摄完成

 (前文) 

卷二 黄昏 第三十九章 被拍下的惊喜


我走进气象站的卫生间,意识到自己有些紧张,手心似乎出了层薄薄的粘汗。我来到镜子前洗手,大概这里条件艰苦,热水稀缺,从水龙头流出来的只有刺骨寒凉,硬是把我冷得哆嗦。


一抬头就看到闷油瓶站在我身后,在镜子里看着我。一片镜面切割出空间的分界线,我此时望着镜中的他,如同注视着另一端的奇异世界。


我顿时有股冲动,问问镜子里的他,他是否一直以来都知道些什么?刚才张隆半说的那几句话,他是否从来都明白?但是我双脚粘在水池边无法动弹,...

【瓶邪】当你来临 第三十八章 注定的相遇

小吴的震惊份额,又用掉了一份

 (前文) 

卷二 黄昏 第三十八章 注定的相遇


我起先自我感觉良好,觉得这名字非常不错,张起灵,平仄平,简直朗朗上口。直到回房后把三寸钉叫醒吃饭,我才猛地意识到,这名字极不吉利,起灵,宛如殡仪馆代言人。


这起的是哪门子名字!我恨不能直吞后悔药。但是已无法挽救,我总不能跟张隆半说“不好意思他又去改名了所以这名字作废”。


闷油瓶本人好像没有不满意,他大概也不懂那些汉字的深层含义,更不会想到晦气的问题。估计就算起名叫张三李四,他也依然乐意接受。他还问我是怎么写这...

众所周知,我从来没有举办过点梗之类面向大家的互动性较强的活动,But 现在要真诚地询问一下,如果搞无料的短篇,大家倾向于什么样的?


以前说过,我希望也是我将会把收到的打赏用于无料制作,希望这个承诺可以兑现,从肩上放下。一点聊胜于无的微小贡献。

其实脑内已经有一些想法了,我的计划是xxxxx,然后xxxxx(文件已加密)xxxxxxx。但毕竟一年多没逛漫展了,我也不能再像网上一样独自瞎舞!不知道最近瓶邪无料业趋势如何,我来随便问问现在流行什么?大概是赶今年冬天的CP25,所以这只是一个随便的问卷调查。

(此言论不代表CP25我一定会出无料,食物包装仅供参考,一切以实际为准)

1 / 38

© 此处用户名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