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处用户名

此处别,彼处见。
此十年,彼十年。
微博@此处用户名_

“还能陪你胡闹一辈子。”
主页目前有五个合集 长篇/中短篇全是瓶邪
❤️祝大家开心

【沙海】无稽 三-四


第三章 墨镜

女孩右手插兜,左手拎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塑料袋,里面塞满了方便面、冰红茶和妙脆角。她进了小区大门,脚步匆匆,差点撞上停在路边的轿车。

车里人探出脑袋打了个招呼:"小顾,又去买零食啊?你爸妈又回老家啦?"

"是、是啊。"

"这些东西少吃点,长胖了以后没人要知道不知道。不跟你说了,我赶时间,再见了!"

"嗯,叔叔再见!"女孩似乎松了一口气,提了提袋子继续沿着路走。

到了某一处脚步停了下来,她看了看眼前这栋居民楼的单元牌,然后走了进去。

女孩走到三楼,这层只有一户人家,她站定看了门几眼,就转身下楼。她又想了想,回到原来的地方,拿出攥着手机的右手,从不同的角度对这扇门拍了几张照片。

女孩很快又出了小区,她沿着街道走到一个角落,那里有一个人在等她。

"我,我看过了……"

那个戴墨镜的男人听到这话后才转头面向女孩。

"门把手的确生锈了,外包的铁皮也已经脱落得差不多了。真的是连皮都没有了,里面红的黑的铁锈都一起露出来了。"

"我知道了,小姑娘辛苦了,你是拎着东西跑的吧。"说着,男人递给她一张钞票。"刚才我就听到这塑料袋的声音了。"

"啊,我怕耽搁你时间,买的东西就没放回家。"女孩犹豫了一下问道:"这个证据真的有用吗?你到底是被委托什么了?"

"这个啊,说来话长。"黑眼镜笑了笑,"有个吴先生,他很久之前发现他的……爱人,有点问题,是个非常大的麻烦,牵扯到另一个大家庭。我呢,就负责帮助吴先生解决这个麻烦,但是又怕招惹到那个家庭的人,所以只能偷偷地调查。你不要多问,私家侦探的职业操守之一就是保密。"

女孩叹了一口气:"现在的爱情怎么都这么脆弱,动不动就出现第三者婚外情什么的。"

黑眼镜似乎笑得更开心了:"总之,证据我拿到了,再见。"

说完他抬脚就走,女孩忽然喊住了他:"对了,我刚拍了照片,你要不要看?"

黑眼镜没有回头,摆了摆手,道:"给我看了也没用。"

女孩嘀咕了一句:"他该不会是真瞎吧。"

她看着男人的背影,掏出手机发了一条微博:"今天出门买东西,路上竟然遇到一个私家侦探,还让我帮他确认证据!关键是,他真的好帅啊!好帅好帅啊!#霸道侦探狂酷拽#"

发出去后立刻被人秒评:"花痴女,注孤生。"

黎簇从出租车里走下来,看到眼前熟悉的街景的时候,感觉整个人都要瘫软下来了。

他非常想大喊一声来发泄,但考虑到自己经历了一路风尘后的邋遢样,大概会被人认为是没吃药就逃出来的神经病。

黎簇没带身份证,火车和飞机这样的现代化高科技交通工具他一样都不能享受,只能一次又一次地苦着个脸去汽车站买票,一次又一次地冲售票窗口里的阿姨说:"请问……好的……谢谢"。

黎簇现在什么都不想干,只想回家昏天黑地大睡一场,反正早跟学校请过假了。

只有看过了极致的繁华和苍凉,才知道平凡的好滋味。黎簇看到路边书店海报上的这句话,觉得真他妈对。这是什么书?自己肯定比这作家更有发言权。

黎簇此刻在家附近的公交站台上,马路对面的喇叭仍然播放着年复一年的熟悉声音:"最后一天!最后一天!只要十元!"

什么汪家,什么照片,都给老子滚一边去吧。

但是,你永远不知道生活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惊喜,或者惊吓。

黎簇规规矩矩地沿着斑马线过马路,迎面颤颤巍巍地走来一位老伯,似乎是刚买菜回来。就在他们两人擦身而过的一瞬间,老伯突然跌倒在地。

黎簇被惊到了,他停住低头去看那个人。

老伯:"哎呦,年轻人,快扶我一把。"

黎簇想,他是不是碰上了传说中的敲诈?现在的老人果真这么拼命?

黎簇有点结巴了,他扶也不是,不扶也不是:"您、您这是……不是……我没碰您啊……"

两个人正好在马路中央,幸好这里不是什么商业区,不至于造成交通堵塞。但是,已经有好事者在路边看过来了。

老伯听到这话有点生气:"你想到哪里去了?我是这种人?我一把老骨头了,摔了一跤还没人肯搀了?唉,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啊……"

黎簇蹲下身:"老伯,你真没事吧?我看你……你肠子都掉出来了……"

老伯:"哦,那是我刚买的猪大肠。"

黎簇无语,把老伯扶起来,准备走人,却被一把拉住:"年轻人,我们也算有缘,不如去我家吃个便饭?"

黎簇心想,自己是不是和外界隔离太久了,连老人敲诈的升级版都有了?

"不用了,我家里已经……"黎簇一口回绝,但是没想到这老伯力气竟大得惊人,把他扯了过去:"这也是我还你一个人情嘛。你看现在路边人越来越多,不如去我家坐一坐?"

老伯嘴上说得很客气,手里却硬拉着黎簇往前走,乍一看好像是黎簇主动扶着他的手。

黎簇心里欲哭无泪,知道自己逃不过这一劫了:"我跟您走就是了。"自己都经历过那么多了,还怕这个?可能,大概,也许人家就是单纯的热情呢。

黎簇把一颗吊起来的心按回肚子里,默默跟着老伯走了一段路,走进一条小巷。

四下无人,那老伯停住,站姿顿时变得笔直有力,他伸手把花白的头发摘了下来。

黎簇被吓得说不出话来。

假发被摘掉,露出了原本的一头黑发。"老伯"又在脖子那摸了几下,把人皮面具也撕掉了。最后他从外套里取出墨镜戴上,冲黎簇笑了一下:"Surprise!"

黎簇跟着黑眼镜从出租车下来,到了一处高档公寓小区,他憋了一肚子的问题想问。

黑眼镜把黎簇领到自己公寓门口,然后丢给他一把钥匙:"开一下门。"

黎簇顿时被点燃了导火索:"我他妈又不是你的佣人,这点小事,你自己没长手吗……"

声音却慢慢弱了下去。黑眼镜的确双手健全,但是他的眼睛,就不好说了。

黎簇安静了一会,憋出一句"对不起"。

黑眼镜无所谓地笑笑:"我现在看东西,只能看到一个轮廓。看准锁孔再开门这种事情,往往要花费二十分钟的时间,所以我以前都是爬窗户进来的。今天既然拐到了你,那就可以从大门进了。"

两个人进了屋,黑眼镜道:"你先住下来,睡沙发,东西都备好了。"

黎簇问:"你也住这?"

黑眼镜笑:"嗯。放心,我晚上不打呼。"

事情来得太突然,黎簇有点不能接受。他消化了一下又问:"为什么我不能住我自己家?"

黑眼镜进了厨房,拿起刀开始切什么东西:"这就是我要跟你说的第一件事。在你和你的同学去了古潼京之后,我就处理了一下你们家大门外面的把手,用刀划了很多条缝,然后洒上了盐水,过了几天它就锈得很厉害,铁皮全部向外翻卷开来。"

黎簇走近一看,他居然在切青椒。

"这个时候这层铁皮其实是很脆弱的,一碰就会脱落下来。但是如果没有人去碰,就不会有事。一般人用钥匙开门,都是插进去转到位后,直接捏着钥匙借力把门向外开。不过要是不用钥匙开门,那就不一样了。熟练的小偷会用钳子把铁丝掰成特定的形状,让铁丝伸进锁芯触发弹子,然后握住
门把手开门。"

黎簇靠在门上安静地听着。

黑眼镜把青椒放到一边,打开煤气灶,加了些油,又拿出一碗肉丝放到锅里,炒了起来。"不过这是我以前用的开锁方法了,现在有很多更高级更方便的。这几天我去了你家,发现把手上的铁皮已经全部脱落下来了。"

黎簇的心里,已经没有波澜了,他还在想照片上没有出现的老爸。

"换言之,你家被非正常地进入过。"黑眼镜炒个肉丝像在耍杂活一样,黎簇都怕他手一抖,本来就少得可怜的肉会全掉出来。"我知道不可能是吴邪的人,其他可能会做这件事的势力和我们相敌对,所以难保你家没被装过窃[听器之类的东西。而且你一个人在家, 太不安全了,你现在还必须活着。"

黎簇在心里吐槽,我现在必须活着,以后就必须死吗?然后他转念一想,按这群神经病的思维,说不定就是这样的,天啊。

黑眼镜把青椒也放进锅炒了炒,最后装进盘里,端上桌。"冰箱里有剩饭,我这里粗茶淡饭的,你忍一下。不过要是不能忍呢,我也没有办法。"

黎簇看到黑眼镜关掉了煤气灶,又转过头看了看那盘油光发亮的青椒炒肉,突然意识到这极有可能是桌上唯一的一盘菜。

"我还想问,为什么我们今天非要吃青椒炒肉?"

"你要体谅残疾人。"黑眼镜笑了一下,"我原先去超市是想买青菜的,但是它们长得太像了。"

第四章 床头柜

黑眼镜的吃饭速度非常快,他只是单纯的咀嚼和下咽,没有任何的品尝。这个习惯有助于在危机四伏的环境中花最少的时间补充能量,并再次进入高密度的体力消耗中。

不过现在他身处城市楼房里,这幅吃相倒是像个饿死鬼,黎簇心想,怪不得他不在意青椒和青菜的问题,哪怕是青虫他也许都可以当做青菜咽下去。

黑眼镜吃完饭就打开电视,大喇喇地坐在沙发上。现在在播放当地新闻,他一动不动地认真看着,不,听着。

黎簇清清嗓子,问:"苏万呢?"

"有问题一个小时后再说。"黑眼镜大有一副热心关注社会新闻的架势。

现在混黑道的都这么有悟性吗?黎簇想到吴邪"离人碑"的字迹,看来以后有机会得打探打探他们的学历。

黎簇起身在屋里转了一圈,所有房间的门都开着,黑眼镜好像并不防备他。

他走进一间卧室,床单上连被子都没有。拉开床头柜的第一个抽屉,里面有三只手机,和摆放得整整齐齐的十来张电话卡,每张卡上都分别用水笔写着一个字,不过黑眼镜的书法造诣太高,黎簇参透不了。

第二个抽屉里是几本书,《神话与历史的隐秘联系》《中国历史的相似性和相异性》等等,封面上落着一层薄薄的灰。黎簇没怎么犹豫,就伸手拿了一本翻开,有点好奇盗墓贼看的书是怎样的。

翻了几下后,他目瞪口呆。这绝对是一本教科书啊!像是做笔记一样,有的只是单纯的用横线划了划重点,还有的在旁边标注了一些字。黎簇看了下封面,居然不是人民教育出版社?

他立刻对这本书产生了莫大的兴趣,专捡笔记多的地方看。纸张泛黄得很厉害,看来是之前黑眼镜还能看字的时候的产物。

他发现黑眼镜是个目的性很强的人,哪怕是黎簇这样不喜欢读书的学生,顺着他的笔记看了一会,脑海中也渐渐浮现出一条主线。

这条线开始于中国神话时代,一直延伸到晚清,不过加上黎簇的经历,可能还得继续到现代。结合之前在汪家得到的那些信息,黎簇隐隐约约感觉到关键词有长生和政权。

前面商周时期的笔记尤其混乱,黎簇还看到不少叉,直接画在了书上,简直是对作者的挑衅。

黎簇想,自己上历史课的时候,都学了什么?哦,一般在睡觉。因为老师的声音太催眠了,而且历史课大多安排在午后两三点。

周穆王的故事黎簇看得很带劲,作者也是喜欢扯,周这个字不知写了多少遍,甚至扯到姬发起义讨伐纣王,末了来一句,"至于大家耳熟能详的哪吒的故事,它的神话色彩可能并没有大家想象得那么重。"

后面笔记变得零散起来,黎簇没那么多耐心,直接大手一挥,穿越到了明清。

清朝末年,这四个字对于任何一个学生来说,都意味着满满一打讲义,因为这个时期实在非常复杂,中国几千年来的社会体系在外来文明的侵入下开始动摇。从人类发展的宏观角度来说,是古代进入到近现代的转变,关系到如何转变,转变成什么样子,一时发生了无数大大小小的历史事件。

然后现代社会就诞生了无数背历史背得死去活来的中学生。

其中有一处笔记很特别,之所以特别,是因为别的地方都是花哨的字体,只有这里是一个数字,1896。

这张纸上印的内容是,晚清当权者在局势对自己极其不利,清王朝岌岌可危的时候,明里暗中采取的措施。而黑眼镜写的1896这个年份,在书里完全找不到对应的内容,硬要有什么关系的话,就是1896年是处于这个时期的。

多亏了黎簇的历史老师在考前对他们狂轰乱炸的复习,黎簇记得考试重点上这个年份有一本叫做《天演论》的书,还有《中俄密约》……还有什么来着?黎簇又扫了一眼书,还有孙中山先生正忙着救国救民。

可是,这中间能有什么关联?

黎簇停下对自己脑细胞的折磨,放下书,又去看第三个抽屉。这次是完全落满了灰尘,里面塞满了纸,全是医院诊断书。

有不同的年份和不同的医院,黎簇翻来覆去只看得懂眼部这两个字,其他的字要么是他没见过,要么是他见过,但是组合在一起就不解其意了。

随着诊断书上时间的推移,诊断结果写得越来越……不过看那黑眼镜活蹦乱跳的样子,上面的字反倒像是吓唬人的。

黎簇又翻出来一个牛皮信封,里面写着很多串数字。他看着这熟悉的格式,感到一丝欣慰,总算有个能猜出来的了,肯定是不同的银行账号,可惜没有写密码。

黎簇正要把这些纸都放好,关上抽屉的时候,一个普通的信封突然出现在视野里。

这个信封在抽屉很深的里面,抽屉一开一合,信封就被带了出来。黎簇几乎是把它捏起来的,它看上去实在太陈旧了,好像动作大一点就会化作碎屑。

信封原本应该是白色的,但是时间太久,产生了大面积的发霉发黑。信件封口有胶水黏合的痕迹,里面有张纸——空白的,什么都看不出来。

唯一的一个手写字在信封正面右下角,苍劲有力,又不失格调:

张。

"哟,小鸭梨都翻出什么些东西了?"黑眼镜的声音突然响起,把黎簇吓得魂都没了。

"我这没什么可看的——反正你什么都看不懂。再说了,重要的东西,都记在这里了。"黑眼镜笑着点点自己脑袋。

"你、看完新闻了?我……"

"你应该已经翻过了,第二个抽屉里有张电话卡,写着吃饭的饭字,那是我用来订外卖的。你自己打个电话给苏万,就知道他的情况了。怎么样,以前的客户都说我是人性化服务。"

饭这个字还是能认得出来的,黎簇咽了咽唾沫,装好电话卡后凭着记忆按了一串数字,苏万的手机号。

"喂?我是鸭梨。"

黑眼镜走出房间,"你们慢慢聊,送的话费还剩五十块。"

"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没事!"苏万相当激动:"我回来后每天都要给我家大厅里的财神爷烧柱香,晚上睡前做祷告,在学校路过孔子雕像也要拜一拜!"

"喂喂,你到底信什么教?跟你说,这次太险了!老子深入虎穴当卧底……"

"我觉得,鸭梨,"苏万压低声音:"他们是不是认准了你?我估计你以后还得做好准备。我总有种感觉,不是偶然,是必然。"

黎簇沉默了几秒,把照片的事一股脑说了出来,眼下没有别人可以真正纯粹地帮他了。

电话那头好久都没接话,黎簇急了:"不是吓傻了吧?"

"卧槽,太牛逼了!这……鸭梨你……啥都不说了,我……你这是宿命啊!"

"宿命个屁!你不知道我有多苦逼,我一定要搞清楚!我他妈是任人摆布!"

电话那头,苏万捏起嗓子夸张地念着一段歌词:"我像是一颗棋子,来去全不由自己……"

"打住打住!"

"我大概就等一个高考了,你要等的,可太多了。"

"你已经回学校上课了?"黎簇后知后觉。

苏万就笑:"你说呢?我在刷王后雄。"

黎簇:"你这家伙,道不同不相为谋……再见!"又补了一句:"你知道我老爸下落吗?"

"这,老朽无能无力,咱班主任好像什么都不知道。你也别太担心。"

"……算了。我现在住在黑眼镜家,这不是我手机,有事我再打给你。"

挂了电话,黎簇走出房间,黑眼镜在听一部解放战争片。

"没想到你的爱好还挺正经。"黎簇刚打完电话,整个人都轻松了一些。

"不敢当不敢当。我刚刚看了新闻,明天我们去趟商场。"黑眼镜下了个通知。

"新闻里说市民明天要去商场?"黎簇不懂这其中的逻辑关系。

"大爷我心情好给你解释一下。"黑眼镜笑了笑:"凡事都存在联系。一件大事件发生之前,必然会发生一些不同寻常的小事情。"

"我好像还是不懂。"

"懂不懂不重要。反正你明天跟我一起去一趟就行了。"

"啊?买什么?"

黑眼镜想了想,说:"风油精。你的血太招蚊子了,这里的蚊子很厉害,随时都可以一口把你吞掉。"

"我的血型不受蚊子欢迎。"黎簇皱眉,他挺讨厌这种听上去仿佛预言一般的话,带着斩钉截铁的宣判,好像把他牢牢地钉死在什么面前。

"别在意这些细节。"黑眼镜吹了声清脆的口哨,余音处还风骚地颤了个音,"大不了一巴掌拍死它们。"

无稽 五-六

评论(12)
热度(253)

© 此处用户名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