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处用户名

温血难凉

微博@此处用户名_
主页目前合集里全是瓶邪
2019,祝你幸福

【瓶邪】无稽 二十

第二十章 费(和)洛(谐)蒙

在明暗交接的地方,黎簇正准备拉下拉链,突然感到身体一阵刺痛。他强忍着不适蹲下身,心里直骂见鬼,下一个瞬间就眼前一黑,身子一歪直接晕倒在了地上。

所幸没过多久他就迷迷糊糊地恢复了意识,睁开眼发现吴邪正看着自己。

黎簇最初觉得不太好意思,随地解决的时候还能昏过去,身体也太虚弱了。然后他下意识地低头,想看看裤链有没有拉好,要是敞开了就……等一下,脖子不能转了?动不了了!他惊慌起来,发现全身上下都瘫痪了。

老大救我!黎簇在心里飙着泪呼喊,试图通过眼神传递出自己的情绪,因为嘴巴动不了,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
吴邪却一直用一种打量和探究的眼光看着他,似乎完全没有接收到他的讯息。黎簇心里有点发毛,这才觉得不对劲,可又说不上来是哪里出了差错。他自从醒来以后,脑子就昏昏沉沉的,非常非常困,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思考。

吴邪回头对身后人说道:"我们以前一直都没有见过这个品种,你见过?"

张起灵就站在后面,他看了黎簇一会,微微摇了摇头。

"连小张都不认识,我们也别管了,这群玩意邪门的很。"黎簇听到一个女生的声音,这才注意到自己被吴邪挡住了视野,吴邪背后不远处还坐着一个女孩子。

又多了一个人?又多了一个人。黎簇已经习以为常了,这个副本地图真是方便,小怪还没清,boss还没推,就可以任意添加队友了。

"我抓都抓了,你说怎么办?"黎簇感觉自己被吴邪拎起来向上提了提:"它攻击力太强了,刚才我费了那么大劲,你说不要就不要,等我一松手,它保准反咬我一口。"

不知道为什么,黎簇现在特别想睡觉,他在课上打过无数瞌睡,没有一次比现在的困意更浓烈。他能听到他们的对话,但也仅限于听到,因为大脑已经被迫停止了处理信息的能力,对于外界的事情,可以感知,却不能理解。

对于这个奇怪的场景,黎簇心里已经有了一个解释,但是这个想法飞快地从头脑里掠了过去,他根本没办法抓住。他把自己所有的,同时也是所剩无几的精力都用在单纯的听和看上。这个对他来说不是难事,就跟数学课上一边打瞌睡一边逼着自己挺直腰板不被发现,是一个道理。

"让小张帮你一把,要不就弄死吧,看着怪渗人的。"那女生又喊道:"小张!别发呆了小张!"

吴邪手上还捏着黎簇,就直接拿过去问他:"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?"

张起灵解释道:"刚才是一群蛇,并非只有一条。如果一个种群都生活在这里,必然还存在其他物种。"

"对,这里形成了一个生物圈。小张,你比我们谁都有发言权,却闷到现在了,能不能多说点什么?"

"我到这里没多久就遇到了你们,也只能记起一些片段,仅凭这些还不能下一个肯定的结论。"张起灵淡淡道:"不过,我记得这个地方不是一般人能进来的,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。"

黎簇快撑不住了,不能控制身体的感觉相当糟糕,而且,老子要睡觉!

"你把它捏晕吧。"黎簇被吴邪递给张起灵,就在这个时候,那女生朝远方挥了挥手:"三省,你去探路怎么才回来!"

黎簇最后还是睡了过去。

张起灵回来的时候,吴邪不动声色地迅速把他全身打量了一遍,注意到他的左手手掌多了几道伤口,不过吴邪什么都没说,只是把目光收回来,踢了踢脚边的人,问道:"他突然昏过去了,怎么办?"

黎簇双眼紧闭,在地上四仰八叉地躺着。张起灵什么也没说,蹲下身,伸出右手就朝着他头上的穴位按去。

"没用的。不是体力透支或者营养不良,他晕倒之前除了去上厕所以外,什么事都没做,而且看样子厕所都没上成,还得憋着尿。"

张起灵试了试,不见任何效果。

"虽然说我有点神经质,但我从没有虐童的喜好,所以说他晕倒得很蹊跷。哦,也有可能是他在上厕所的时候思考人生,觉得人生无望,然后气急攻心……"

"他是不是能读取费(和)洛(谐)蒙?"张起灵突然开口打断了对方的胡说八道。

吴邪干脆地回答道:"对。"

张起灵一语中的:"这个地方生活着很多分泌费(和)洛(谐)蒙的蛇,我遇到过,这里的亚种比其他地方的要厉害许多,信息素也更活跃。"

"原来是这样。"吴邪并不惊讶:"我带他来,费(和)洛(谐)蒙的信息读取就是一个主要原因。但没想到这么不可控制,我都没有意识到,他自己倒玩起来了,还玩得挺嗨。"

张起灵开始下驱逐令:"等他醒来后,你们最好尽快离开。如果继续待在这里,谁都不能保证会发生什么。"

"其实之前看到那群四不像的怪鸟的时候,我就开始怀疑了。原来这鬼不生蛋的地方也能翻出花样来,这样说来,不止是蛇,信息素可能的来源太多了。"

"每次接收费(和)洛(谐)蒙都是对身体的巨大伤害,长此以往可能会造成生理系统紊乱,甚至崩溃。"张起灵淡淡地提醒吴邪。

"我都知道的。"吴邪无奈地笑了笑:"你以为我喜欢虐童?这小子的待遇算是非常不错了。之前我亲自做这种事的时候,因为心里没个谱,常常把自己搞得人不人鬼不鬼,阎王面前也走过几遭。不过我也差不多练出来了,刚才一直有种古怪又熟悉的感觉,原来是豪华升级版的费(和)洛(谐)蒙。"

"你有感觉?"张起灵问道,吴邪觉得他好像有点不解。

"是啊,有问题?"吴邪一看到他有不明白的地方,心里就发慌,总有种不太好的预感。

张起灵只说了一句话:"有感觉就说明对费(和)洛(谐)蒙是非常敏感的。"

吴邪明白了他的意思:"但是我没有睡过去是吧?这个嘛,底子好,没办法。当初我在开过手术之后就立刻读取了大量信息,估计已经产生免疫力了。"

张起灵已经听出了言外之意,吴邪也不遮掩,说:"我本来天生就能读取费(和)洛(谐)蒙,但是那种感知太微弱了,我就做了个手术。黎簇,就是这小子,倒是纯天然的,不知道他能支撑多久。"

"给我开刀的医生不怎么靠谱,后来我什么味道都闻不到了,只好找黎簇替我。从这个角度上说,我和我爷爷走的算是同一条路。"吴邪装作不经意地踢了踢黎簇的裤脚,道:"我记得爷爷那时候还养了不少狗,专门替他闻味道。"

"你说谁是小狗?"黎簇再也不能忍不下去,咕噜一下就睁眼坐了起来,气呼呼地瞪着吴邪。

吴邪相当淡定:"醒了?那就走吧,小哥。"

"你们早就知道?"我靠,黎簇默默骂着,还想多装一会偷听点东西呢,没想到吴邪比自己的数学老师还精。

张起灵见怪不怪,当即转身出发。

"这点小把戏,小哥都懒得揭穿你。"吴邪跟上张起灵,琢磨着多年不见,这闷油瓶的影帝演技也不见退步。不过刚才老子说的可都是真的,他该不会以为自己也在演戏?

"你就不想知道我在梦里看见了什么?"黎簇一句话把吴邪从意识里拉了出来,后者转头,指了指走在前面的男人,然后比了个噤声的手势。

黎簇明白,点头答应。原来他们之间也不是百分百的信任。

评论(3)
热度(336)

© 此处用户名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