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处用户名

此处别,彼处见。
此十年,彼十年。
微博@此处用户名_

“还能陪你胡闹一辈子。”
主页目前有五个合集 长篇/中短篇全是瓶邪
❤️祝大家开心

【瓶邪】无稽 二十二 分开

第二十二章 分开

幸亏黎簇之前被打了一剂预防针,这才没有对梦里的吴邪二号感到多惊讶。想必那小哥也知道两人的面貌相同,甚至说是一清二楚。

这下吴邪可是坐实了"大众脸"的名号。黎簇内心感慨道,怪不得失忆的张小哥看到老大一点印象都没有,真的不能怪人家。

但张起灵从出现开始,就未曾向他们透露过任何的只言片语,安静得有些可怕。

对,真的是什么都没说。有些人不爱说话,不一定是因为内向,也有可能是不想泄露信息。

这么一想,张起灵在黎簇心里的形象猛地从一个安静的同行者,变成了一个深不可测的反派。

吴邪半张脸还压在张起灵肩上,完全没有苏醒的迹象。

呦西,套话的事情就交给我吧。黎簇心里的个人英雄主义如洪水般汹涌而来,直接一个浪头翻过理性的大坝,一路涌到喉头,怂恿他张嘴道:"那个……"

张起灵两只手还托着吴邪的腿,转头看了他一眼。就这一眼,淡淡的一个眼神,把黎簇全部的冲动都压了下去。

"……我,我想上个厕所。"黎簇一边改口一边在心里唾弃自己。他从来都不是一个胆小的人,他只是发现,原来眼神也可以震慑别人,真不明白吴邪以前是怎么和他交流的。

"再走一会。"张起灵道。

黎簇觉得吴邪再不醒过来,自己就要被这种气氛压抑死了。话说他真的不是抄袭自己的做法在装睡?其实黎簇感觉这种可能性非常大,但是既然张小哥都没有问题,他自己也不好说什么,而且现在根本就不敢和这个人说话。

这段路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长,通道里的空气渐渐暖和了起来。所谓暖和是一个比较而言的说法,因为之前他们待的那个地方实在太凉快了,凉快得有些怪异。高温才是沙漠典型的标志。

张起灵停住了脚步,黎簇还以为前面出了什么意外,直到对方把吴邪放下才反应过来,应该是暂时告一段落了。

黎簇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身上背的和手里拿的通通放下,甩了甩胳膊,一股酸痛直接传了过来。腿也是,他又踢了踢腿。

然后尿意就来了。

其实他本该之前就解决掉的,可那个时候出乎意料地不知从哪里接收到费(和)洛(谐)蒙,光顾着在梦里挣扎了。这泡尿倒算是歪打正着,也证实了刚才他对张起灵说的话。

黎簇这回不敢走远,寻了一个墙根,背过身去拉下裤链。这次什么异样都没有。他痛痛快快地在墙上浇了一幅涂鸦出来,然后一身轻松地拉上裤链。

他看着面前的墙,突然觉得有点奇怪。

那些液体并没有顺着墙壁流下来,而是似乎被吸了进去。黎簇顾不得恶心,凑近一看,墙壁像是海绵一样吸走了水分,表面还是湿润的。

按理说这是一堵石墙,怎么会吸水?

黎簇还没有不拘小节到直接用手去感受,毕竟上面仍然残留着一股臊味。低头在周围看了一圈后,他把目光锁定在张起灵的苗刀上。

——根本拔不出来!黎簇使了几把劲,那刀纹丝不动。没想到刀鞘和刀身的摩擦力居然这么大,加上刀的重量也不小,黎簇没一会就放弃了。

刀的主人微微皱起眉头看向他。"我就想借个刀,借来稍微用一下。"黎簇忙为自己辩解,指了指墙,"有古怪。"

张起灵走到墙前研究了一会,而后看了看整堵墙。接着伸出右手,只见那两根奇长的手指在墙壁其他部位上摸索了一会,然后他突然发力,竟埋进去一个指节的长度。

江湖绝学二指禅?黎簇看得一愣一愣的。

张起灵拿出手指,转过身来,伸手就要拿刀。

黎簇活像一个小弟,毕恭毕敬地把刀拖了过去竖起来,黑帮大哥张起灵顺着他的动作直接拔刀,一束刀光倏地刺进墙里。行云流水般的动作。

刀身没了进去,看起来锋利得不可思议。

更不可思议的是张起灵握住刀柄,转了几圈,墙上破开一个洞。

黎簇一声娘都要喊出来了。

在旁观者惊异的眼光中,张起灵用刀捅出了几个洞,这些地方都是受力的关键点。最后他用刀背猛地一敲,整面墙都崩塌瓦解。

黎簇终于觉出些什么,"这不是石头做的?"他蹲下身摸到一块墙壁碎片,虽然坚硬,但远不如石头,有点像干旱的结板土。

墙壁垒得并不厚,表面还附着一层黑毛,不知道是什么真菌的变异种,早已缠绕硬化,结成块状。如果不是拿到眼前仔仔细细地看,绝不会发现其中的奥妙。

这只是一个唬人的障眼法而已。这条伪装的走道,是为了掩盖真正的路线。但是这个奇怪的圈套是从哪里开始出现的?

黎簇只想大骂坑爹。这堵狐假虎威的墙很快被张起灵破出一个大缺口,展现在他们眼前的是另一个空间。

下一秒,整条假走道都晃动起来,结构开始瓦解,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,没有一处不摇摇欲坠。

张起灵迅速反应过来,放下刀,顶着不断坠落的碎块回到原地,一把背起吴邪。

黎簇见状,权当自己的头顶是钢铁做的,咬咬牙也跑回去,拿上重得跟石头似的装备。他跑出来以后才喘了半口气,就听到背后传来轰的一声巨响。

回头一看,什么都没了,只剩一片断壁残垣,至于更远的地方就看不见了,估计情况差不多。

原来的这条走道似乎是有弧度的,但是弧度比较小,照这情况看可能是一个巨大的环。黎簇在脑中猜想着,如果是一个封闭的圆环线路,那岂不是永远都走不到尽头?

这种恐怖的猜想立刻被他自己排除了,因为他们最开始是从一个洞口进来的,亲身的经历绝对不会出错。

这个新发现的空间当然也是有墙的,黎簇二话不说走上前,一巴掌拍了上去。

"疼疼疼——!"结果他却抱着红肿的手倒吸冷气,脸上的表情都疼得皱了起来,"看来这堵是真的石墙。"

捷径只能走一次。

他们就好像是在高速公路上插队的轿车,本来有一条宽阔笔直的道路,他们就这样硬生生地挤了进去,也不知道这条路来自何方,通向何处。更不知道,如果永远都挤不进来,会被困在怎样的一个地方。

这个新地方显然也没那么容易对付。他们很快走到了尽头,来到一扇粗糙的门前面——一扇机关石门。

门上只有一个圆孔,手腕粗细。黎簇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种东西,非常好奇,恨不得把眼睛贴在上面——但是被张起灵拦住了。

即使打着手电,也只能看见里面一部分的构造。可这种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玩意,总得让人看见全貌才放心。

局面有点尴尬。黎簇想,张小哥该不会要让自己的手先探进去,等到触发了机关把手割下来或者乱箭把自己射死之后,再由他破坏机关打开门?

他这个肉票终于要发挥价值了,黎簇瞟了一眼那人淡然的表情,有点想拔腿逃跑。

一定不能让这么悲惨的事情发生。他一边琢磨着对策,一边往后退了几步。这么一退,旁边的字就映入了眼帘。

刻在石门上的字,痕迹很浅。黎簇瞅了半天,感觉它们抽象得像是鬼画符。"这什么意思?"他不禁问道。

"狗爸。"张起灵简直一鸣惊人,黎簇啊了一声,想了想,莫非这个机关需要一只老狗?还是公的?他抱怨道:"现在能从哪里给它弄只狗过来啊?"

张起灵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有点微妙,他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:"Go back."

这一句黎簇听得非常清楚。他终于听懂了,窘迫地笑笑,"原来是英语,我听力很烂,不好意思。"

门上刻的字很简单,就这六个字母。但是……"英语?这鬼地方怎么会有英语?"黎簇一直以为他们探索的是什么中国古代建筑,所以先入为主地以为见到的都是汉字。

"之前有一批像我们这样的人,也走到了这个地方。"张起灵淡淡地说。如果是现代人,那确实刻什么语言都不奇怪了,英文字母还能刻得容易些。

那些人刻下这六个字母,是让同伴回去,还是给后来人留下提醒?"你是说那批人?里面有一个长得像吴邪的那批人?"黎簇脱口问道,他实在太好奇了。

但下一秒他就意识到,他把费(和)洛(谐)蒙的梦境泄露出来了。"不是,那个,我……"黎簇看张起灵反应不是很大,嗯,也就是警惕地盯住他而已。

"好吧,我之前读取信息素,不小心看到了一个画面,看到了你和其他的人……"黎簇还在思考怎么把话讲明白,就听到张起灵来了一句:"不是他们刻的。"

这算是承认了?套话好像也不难。

张起灵似乎并不在意这件事,他道:"你们不能再走下去了。等吴邪醒来后,你们沿着这条路反向走,可以走出去。这是条外部的走道,应该没有危险。"

能出去了,太好了。黎簇一开始想到的是这个。

"等会我打开门,不久它就会重新关上。如果吴邪一定要进去,你告诉他,他是不可能打开这扇门的。"

张起灵走到墙根,准备把背上的吴邪放下来。他继续沉稳道:"里面的东西,不是你们能对付的。"

评论(4)
热度(219)

© 此处用户名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