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处用户名

此处别,彼处见。
此十年,彼十年。
微博@此处用户名_

“还能陪你胡闹一辈子。”
主页目前有五个合集 长篇/中短篇全是瓶邪
❤️祝大家开心

【瓶邪】无稽 二十三 挟持心理

第二十三章 挟持心理

张起灵这番话的弦外之音已经非常明显了。

“等等,你……”黎簇本人倒是很乐意离开这里,但是潜意识里觉得,如果张小哥在这个时候擅自离开,后果应该会很严重。

因为总感觉,吴老大非常看重这个人。单亲家庭的孩子无论看上去多么神经大条,对于情感方面都比常人要敏感许多。就像黎簇能感觉到,吴邪自从发现张起灵的踪迹开始,情绪就渐渐地有了波动。

正常的情绪变化是有规律的。掌握了这种规律,也就是掌握了察言观色的能力,这是每一个普通社会人的必修科目。黎簇本来是拿一个神经病没辙的,可是吴邪的细微变化使得他离普通人的距离更近了一步。

张起灵蹲下身,向后仰,然后松开手。眼看着吴邪就要瘫软地倒在墙根上了。

这是天意啊老大,你也别再折腾……黎簇还在默默想着,他单枪匹马的实在是胳膊拧不过大腿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吴邪突然睁开眼,目光一如既往的坚决,里面是满满的清醒。

那一瞬间张起灵的手还没完全收回来,悬在吴邪的腿弯下面。吴邪就着这个姿势略一倾身,右手越过张起灵的手臂,迅速探到自己小腿侧面。

他的军刀绑在那里。

张起灵已经快他一步做出了反应,肘关节一转,右臂打掉他伸出来的手。

吴邪的胳膊被张起灵强制性地压了回去,又顺着这股被压制的力道从对方的手臂下方刺进去,抓住刀柄唰的一声拔了出来。

在黎簇眼里,只是一两秒钟的时间。仅仅这一两秒钟里,两个人就动起真格了。

从实力的角度来看,吴邪根本就不是张起灵的对手。但是,他们的身体本来就贴得过于接近,吴邪还是在他背后,正好位于视觉死角。双方硬碰硬的功夫差距,被巧妙地缩短了。

张起灵也不是吃素的,吴邪那刀的刀尖刚露出来,他就使了个流氓招。

之所以叫流氓招,是因为那姿势真的算不上正派和优雅。不过也算是张起灵随机应变,他面对一个手持武器的人,首先做的是拉开距离。之前因为背人的姿势,双手还松松地托着吴邪大腿,现在他利用两人贴身的姿势,抓住小腿,再一提,瞬间就卸了对方的力道。

黎簇看到这架势,一是不明白他们为何突然反目为仇,二是吓得不知道该帮哪一个。

吴邪无处发力,蹬腿只会让自己显得更加可笑。飞刀是不可能的了,他清楚自己的准头有多差。他如果想用手中的军刀实打实地伤到对方,除非腰力过人,否则不可能一口气做出幅度如此之大的仰卧起坐。

血液好像全都灌进了大脑,沉重得抬不起来,他还得当心自己的脖子。万幸,伤口没有开裂,但是自己似乎已经能听到肌肉拉伸到极点的声音。

吴邪使出最后的力气把刀狠狠地插进地里,勉强支撑起半边身体,抬起脖子狼狈地喘着气,“黎簇说的那群人,你见过,是不是?”

张起灵低着头俯视,刘海的阴影遮住了他的眼睛。嘴巴严丝合缝般紧紧抿着。吴邪看不见他的眼神,连一点推测他心理活动的线索都没有。

“我不管之前你遇到了什么,又或者是和那些人约定了什么,现在我不可能让你一个人进去。”吴邪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心里的急躁,冲动是魔鬼,但是他已经顾不上理智和冷静了。

“我必须和你继续走下去。”吴邪甚至想骂人,张起灵他娘的怎么还是这么个闷油瓶的性子。

“里面可能存在……”吴邪说到一半,张起灵突然松开了手。双腿得到了自由,吴邪马上就想站起来,可是还没等他把姿势调整过来,张起灵又立刻单腿跪下,接着好像要趴在他身上似的,用上半身压了下去。

吴邪感到一片阴影带着一股压迫感直面扑来。他看到对方平静的目光里,什么都没有。像是寒风凛冽的夜里找不到星光。

在一刹那间,高速运转的思维漂移了几个九十度大拐弯,让吴邪做出了一个决定。几乎在这个想法刚冒出心头的时候,他就知道,这可能是自己目前为止最冒险的决定了。

似乎是在某个静止的时空间隙里,吴邪已然做好了冒风险的万全准备。时间暂停,也许只是一种心理作用。  

军刀被拔起,从身侧袭来,稳稳地架在张起灵脖子上,阻止了他向下接近吴邪的动作。

果然太近了。近得让对方有机会挟持自己。张起灵没有犹豫多久,便安静地收回了刚刚伸出的右手。他刚才如果能够继续弯下身去,就准备用这只手捏晕吴邪。这招他是很有把握的。

可是吴邪似乎对他的招数非常了解。刀身冰凉,虽然张起灵看不见,也能清楚地说出刀片的位置,就在他颈部大动脉前一厘米的地方。

吴邪想起以前黑眼镜教授装睡技巧的时候,自己曾问过一个问题:“然后呢?我就这么一直闭着眼睛干等吗?”

黑眼镜把啃得一干二净的烤鱼骨头扔到水里,回答说:“以守为攻。你只要耐心等待时机,不论多么凶猛残忍的野兽都会松懈下来的。”

当时的考验,是骗过岛上的鳄鱼。对付鳄鱼和张起灵,前者的问题是能不能,后者的关键在于敢不敢。

吴邪快速地做了个深呼吸,摒除掉杂念,直直地看向张起灵,“抱歉,我只能想到这么低端的方法。如果你一定要摆脱我,我会在你动手之前割开你的血管,不会割大动脉,但会让你失去力气,甚至失血性休克。”

可能是为了让对方相信,吴邪还再补充一句:“我其实蛮有经验的,你看我脖子上的伤口就知道了。”他的脸上是有点无奈又有点神经质的笑容,“我是被放血的那个。”

黎簇想,难道自己之前对两个人的关系理解错了?他并不觉得,也不太相信吴邪真的会下手。

也许只是经过了几次心跳的时间,又或者是度过了几个世纪那么漫长,张起灵最终完全妥协,向后直起身子,吴邪也慢慢坐起来。

刀和人的距离,在这期间一直都没有变过。展现在黎簇眼前的,活脱脱一幅黑帮内讧的画面。

吴邪轻声道:“把门打开。”两个人都已经站直,一个拿刀在背后抵着另一个的脖子。

张起灵的后背,从来都不是交给同伴保护的地方,而是一个需要重点关注的防守部位。

他来到机关门前,淡淡地说:“刻下字母的人,并不是没有足够的技术破解机关,而是他们预料到了开门后的情况,然后离开这里,去寻找另一条路。”

黎簇管不住自己的好奇心,问道:“那如果真把机关打开了,门后面会是什么?”

张起灵敲了敲石门,敲得非常用力,但门后只传来一声声的闷响。吴邪一下就明白了,“后面什么都没有。”

张起灵虽然被挟持着,神态和语气却依然波澜不惊。“通道在地下。刚才我走过来的时候,脚步声有些变化。”

黎簇有点吃惊,跺了跺脚,“我听着还挺正常的嘛?”

吴邪提醒道:“小心别踩裂了,第一个下去探路的就是你。”

张起灵早就听出了细微的差异,下面是空心的,门的入口应该开在地面上。机关的设计者耍这种诡计,叫人不知道掉下去以后,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。

吴邪并没有动摇,仍然紧握着刀。“继续吧,好不容易走到了这里。”

张起灵的右手突然发出关节错位的声响。只见那只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,缩成了一个怪异的尺寸,然后伸进机关洞里,大小正合适。原来正常的拳头是进不去的。

很快又传来了骨头位移的声音,他在洞内把手伸展开来摸索结构,手腕恰好卡在洞口。

右手活动的速度快得惊人。咔咔几声过后,张起灵再次缩骨拿出手,脚下传来机括转动的沉闷声响。

只有张起灵拥有这种破解机关的能力和水平。

“太牛逼了——哎呀!”黎簇话音未落,三个人就从打开的活板掉了下去。

吴邪在下落的过程中主动推开了张起灵,两个人挨在一起只会彼此牵连。

在空中,手电筒的光线一晃而过,黎簇借着光看得一清二楚——他忽然懂得了这场挟持的真相,吴邪的心思居然是这样。

靠近脖颈的,是厚钝的刀背。无论张起灵的选择是什么,吴邪根本不可能对他造成伤害。

刚才吴邪用刀的动作太快,方向也很精准,所以只有他自己清楚刀刃的方向。

从始至终,吴邪都在用刀背抵着张起灵。就算两人在地上面对面对峙的时候,也是刀背朝着张起灵,刀锋朝着他自己。

也就是说,只要张起灵认为这个叫做吴邪的陌生人在挟持他,所谓的挟持就成立了。

这分明是一场荒唐又理性的赌局,他在赌张起灵对自己的警惕,筹码是一起走下去的资格。

显然吴邪赌赢了。

 
 

评论(34)
热度(279)

© 此处用户名 | Powered by LOFTER